我于2021年1月2日读了傅高义所著的日本新中产阶级

★★★★Japan's New Middle Class

傅高义先生作为东亚问题的专家,于1958年至1960年到东京近郊真间町(Mama-cho) 做田野调查, 写下了《日本新中产阶级》 一书, 从M町管中窥豹,研究日本工薪阶级 的经济生活和家庭传统。

作者笔下的新中产阶级不同于传统的小私营企业主、专业人士(比如医生、律师)代表的 传统中产阶级。 工薪族是日本战后经济腾飞的缔造者,而《日本新中产阶级》 一书 也成为了日后研究日本社会的标杆。

工薪族的生活

日本的工薪族大多是男性。 女性在婚后不久就退出劳动力市场,在家里相夫教子。 他们通常住在郊区,去大城市通勤,早出晚归。 日本的企业多采用终身雇佣制, 并且倾向于从内部提拔升迁。 跳槽往往意味着要从基层做起, 所以工薪族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与同事社交。 公司也往往承担了某些社会性的义务,比如为单身职工组织相亲等。

而女性则承担了家务和抚养孩子的重任。工薪族虽然生活稳定,衣食无忧;但是也要主妇 精打细算。 年轻夫妇努力为首付存钱,购置自己的房产。 在还完房贷以后, 还要为孩子的教育、女儿的嫁妆和自己的退休储蓄。

夫妻将二者的社交圈小心地分开。 丈夫介入太太们的社交圈子会使得妻子心神不安, 丈夫也宁愿妻子远离自己的圈子以免攀比和埋怨。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日本家庭中通常长子继承家业,并且承担抚养年迈父母的责任;—— 分家对于土地资源短缺的日本 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其他的子女必须另谋生计,而工薪族一眼可望得到头的稳定生活对于 大多数日本人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大学的入学考试对于向往工薪族生活的年轻人具有重大的意义,要入职大公司,就必须进入好的 大学; 而这也是具有东亚特色的地狱考试压力的源头。

一个人获得保障和社会流动的机会被强力挤压到整个人生中一个非常短暂时期。

人情社会

日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劳动力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 很多工作岗位既没有前途,也没有必要,—— 比如宫泽理惠饰演的东京电梯女郎。这种情况下,雇主更倾向于雇佣有介绍人的求职者。 劳动力的 流动依赖于旧有的社会关系。 即使工薪族在拜托了传统的家族的束缚, 他仍然需要和原始群体保持 良好的关系。

后记

傅高义先生与2020年12月20日逝世,回头看看傅先生在六十年代的田野调查,不胜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