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2020年8月2日读了Graham Allison所著的注定一战 —— 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

★★★★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修昔底德陷阱

中国有句老话:“一山难容二虎”, 说的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动物必然存在着竞争。 可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双方又互相忌惮,从而能勉力维持和平。 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则认为二者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必有一战。 在其所著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他开宗明义地提出:

战争不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因此而引起的斯巴达的恐惧

雅典和斯巴达同属于希腊城邦,历史上曾携手打败了波斯帝国的入侵。 雅典是一个民主的海洋性城邦,致力于海上贸易;而斯巴达是一个保守的、尚武的陆地城邦, 拥有强大的陆军。 双方都通过广泛的联盟来维护微妙地势力均衡和自身地安全。 但是当双方的盟友大打出手的时候, 任何一方的军事行动都会被解读为挑衅从而导致冲突升级;而不作为则意味着对盟友的背叛, 从而导致联盟的崩坏。尽管雅典的“第一公民” 伯里克利和斯巴达国王阿基达马斯二世私交甚笃, 但是这种结构性的张力最终使得战争成为最不坏的选择。

今天我们把一个崛起大国和一个守成大国实力此消彼长的结构性矛盾导致双方不得不诉诸战争称为 修昔底德陷阱。 对于崛起大国必须通过击败守成大来完成崛起的战争, 我个人认为不属于 修昔底德陷阱的范畴。比如在十九世纪末,日本先后发动的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

那么今天的中国和美国是否已经陷入了不得不战的修昔底德陷阱了呢?

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每年以8%的速度增长;加入WTO以后进一步参与全球的分工合作,成为 “世界工厂”。在2015年中国更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向高精尖制造业转型, 和美国直接竞争。 反观美国,低端制造业外包降低了生产成本,但是去工业化也为以铁锈带(Rust Belt) 为首的 老工业区带来了贫困和激化的社会矛盾。 美国在2008年经济危机以后,大力提倡制造业回归; —— 一方面是中国人力成本的攀升,另一方面是出于战略安全的考虑。中美双方在经济上的冲突 不断升温, 自2018年以来, 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中美关系也每况愈下, 面临全面脱钩的威胁。 中国政府 将经济发展的立足点转向扩大内需,提出了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 发展路线。

在地缘政治的角度, 奥巴马政府提出了重返亚太(Pivot to Asia)的外交战略, 随后在2011年 牵头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将中国排除在外。 中国随后在2013年倡议筹建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同年中国主导了“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的国家战略,来资助丝绸之路沿途国家的基础建设。 在热点问题上, 中美在多个领域存在着重大分歧, 难免擦枪走火:

  • 台湾问题
  • 南海问题
  • 香港问题
  • 朝鲜问题
  • 日本的安全

战争的阻力

本书指出历史上逃离了修昔底德陷阱的一共有3个例子:

  1. 西班牙崛起取代葡萄牙的海上霸权。双方在教皇亚历山大六世(Alexander VI)的斡旋下, 划分了势力范围。
  2. 英国在二战中损失惨重,美国后来居上,主导了国际新秩序。
  3. 经济破产导致了苏联的解体,结束了长达40年的冷战。

在当今的世界里,联合国的影响力远小于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但是基于比较优势的全球分工 最大化利用资源的同时也使得各个经济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而英美之间的权力和平交替,一方面是因为整个欧洲在二战以后一片瓦砾,而且面对强大的苏联的威胁, 迫切需要马歇尔计划来重建欧洲;另一方面也是美国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英国文化的传承,有点 薪火相传的味道。 而今天的中美在文化和意识形态存在的巨大差异增加了爆发冲突的可能性。

自二战以来,没有任何一个有核国家爆发过正面的战争,—— 讽刺的是这个可以毁灭全人类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反而成为了中美双方热战的保险栓。在人类离核战最近的古巴导弹危机中,双方政府的反应不一 不是加剧敌对、升级事态;—— 正如当年的雅典和斯巴达。

结束语

在八月初读此书的时候, 我对中美双方保证克制还是相对乐观的。 但是随着双方互相驱逐领事, 经济文化教育的全面脱钩,舆论不断造势;我对重建中美信任的信心越来越悲观。中美也许不会热战, 但是冷和平或许会成为中美关系的主旋律。如果由于台湾问题,中美爆发冲突,我们只能寄希望 双方领导人能像朝鲜战争一样克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