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d水平by吴向京onSep 9, 2019

★★★☆☆

水平》是一本 让你重新审视水浒,探讨职场生存法则,品味具有中国特色领导力的书。 整本书的结构比较松散,更像是一个杂文集。每章相对独立,很适合碎片化阅读的习惯。

宋江和晁盖

本书高度评价了宋江这个传统意识形态里的投降派:

  • 宋江自始至终都以忠君报国作为自己的人生价值。宋江反对的是腐朽的官僚体系,而不是皇权。 逼上梁山后,宋江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包括私会李师师寻求招安,来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
  • 宋江作为梁山这个军事集团的首脑, 其作战指挥的能力也取得了有目共睹的进步: 从早期的清风山小股战斗,到指挥无为城的百人奇袭偷袭,再到三打祝家庄一方的统帅, 最后成长为指挥水路联合作战的总指挥。

反观晁盖这个时势造就的英雄:

  • 晁盖缺少一个明确的愿景(Vision),——大秤分金, 大碗喝酒是梁山好汉的生活方式,而非终极目标。
  • 晁盖的战术指挥也是古惑仔式的街头乱殴,其领导的江州救援宋江的行动漏洞百出,缺少全盘的考虑和谋划, 全凭开挂的主角光环。
  • 晁盖对于招揽人才也是乏善可陈。除了智劫生辰纲招揽的阮氏三雄和刘唐等人,晁盖在培养队伍方面再无建树; 而梁山半数以上的头领上山都和宋江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所以宋江取晁盖而代之是人心所向。如果晁盖效仿瓦岗寨的翟让,或许能得以善终。

宋江的成长

宋江出身小康之家,——家里没矿肯定不够他造的;仗义疏财,结交黑白两道的朋友,在山东境内赢得了 “呼保义”,“及时雨” 的美名。读完《水平》, 我还是搞不清楚宋江作为一名底层的公务员,到底是闹哪呀? 作为小吏,一个编制外的公务员,宋江的上升通道已经堵死了。宋江早期对体制趋之若鹜,即使被纹面充军, 仍不放弃回到体制内的机会。那宋江结交匪类的用意是什么?走招安的终南捷径?看不懂。

宋江的“义气”是其在梁山快速发展的重要政治资本。 宋江成为梁山早期快速吸纳头领的一面旗帜,王霸之气侧漏, 小弟倒头便拜。宋江上山之时,道:

“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

隐隐有和晁盖分庭抗礼之势。

宋江进入梁山领导层后,抓大放小,重点抓以下事项:

  1. 路线和战略,尤其是招安事宜。
  2. 领兵作战和人事安排。
  3. 仪式性场合。这不仅仅是传统的祭祀,还是政权合法性的强化。

随后宋江不断地通过领兵作战建立军功,招揽头领,扩充自己的势力。晁盖、宋江并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领导核心, 一方面在于宋江不断捞过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晁盖的不作为。晁盖也意识到自己被架空了, 执意下山攻打曾头市,最终死于暗箭。这一箭到底是谁射的?作者认为是金枪手徐宁,原因如下:

  • 曾头市自视甚高,打造囚车要活捉梁山头领,暗箭伤人违反其初衷。
  • 史文恭枪马娴熟,是和卢俊义齐名的英雄,实在是没有必要自降身份在暗箭上喂毒, 更不会中二的刻上自己的名字。
  • 金枪手徐宁善射有诗为证,而且其最终死于毒箭。水浒全书严谨的对称性,充满了宿命论的暗示都直指凶手。

在吸纳了职业经理人卢俊义以后, 梁山终于引来了稳定的宋江、吴用、卢俊义领导核心。 吴用、卢俊义一方面能独当一面,另一方面又谨守本分。

宋江作为梁山的一把手,面对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头领们有来自体制内的林冲、呼延灼; 有来自士绅阶层的卢俊义、李应;有来自小手工业者的解珍、解宝;有混黑社会的张青、孙二娘; 有专业人士金大坚、安道全。宋江通过石碣排座次可以说是神来之笔, 梁山几次reorg也体现了宋江对于平衡各个派系,既人尽其才又防微杜渐的政治智慧。

对于宋江的招安愿景,总头领的反应各异:

  • 朝廷的降将,比如呼延灼;有产者,比如卢俊义都是渴望招安上岸的。
  • 对体制完全失望的武松、鲁智深强烈反对招安,比如鲁智深有名的“黑直裰,不可洗”理论。
  • 中间摇摆不定,“跟着哥哥走的”。

宋江处理的很有技巧, 对于李逵这样的亲信,直接敲打;对于像鲁智深这样带资入组的合伙人冷处理。 义气成为宋江维系梁山稳定的重要粘合剂,维持了梁山斗而不破的动态平衡。

性格决定命运

纵观水浒,忍辱求全的性格往往会导致窝囊的命运,典型人物就是林冲。 和林冲齐名的武松大闹飞云浦,快意恩仇,又怎么会被小人折辱?

本文另一个推崇备至的头领则是混江龙李俊。 李俊富于行动力且待人以诚,最终离开了宋江带着童威、童猛去海外打下来另一片天地,成为暹罗国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