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2020年5月2日读了尤瓦尔•赫拉利所著的今日简史

★★★★★

《今日简史》是尤瓦尔•赫拉利《简史》系列的收官之作,旨在回应当先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

  • 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的融合对社会秩序的冲击,以及对人的内涵的重新定义。
  • 核战争的威胁从未消失。
  • 大规模的生态灾难迫在眉睫。

而人类在千百年来形成的国家、民族主义、宗教、意识形态对于面临这些挑战力不从心。

人工智能和意识

作者认为人类的智能(Intelligence)和意识(Consciousness)并不是密不可分的。 人类在面对复杂环境的快速反应,—— 即Type-I 系统,—— 不过是人类的神经系统 经过千百万年的训练和自然选择的结果。 今天的大数据和深度学习可以迅速的完成 类似的训练。在可预见的未来,所有在适当时候按下某个按钮的工作终将被人工智能 所取代。万幸的是,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并无意味着最终审批日离我们越来越近。

基因工程也许会创造出体力、智力都高于常人的“智神”, —— 平民阶层和精英阶层之间 基因上的差别恐怕要远大于人类和黑猩猩之间的差别。

而人工智能和生物科技的结合,会进一步取代那些传统意义上“安全”的工作。 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作品也许没有“灵魂”, 但是它们懂得如何通过生物传感器的反馈和 大数据来更好地拨动你的心弦。

国家、民族和社区

早期人类从事狩猎采集活动,逐水草而居;社会的组织形式以家庭和部落为主。 随着人类进入农业社会,定居建立了村镇,人口大量增加;部落无法有效协调人们对 自然资源的 索求,抑或是组织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国家随之诞生。

国家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人们通过民族主义,文化传统来增强国民的凝聚力。 极端的民族主义将国家利益置于一切其他利益之上,想想纳粹是如何是用民族主义 把整个德国绑在二战的战车上的。

而今天人类面对的以上三个问题,需要更加广泛的国际合作。

以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为例。企业不安装环保设备, 不缴纳碳税可以降低成本,从而使其 在国际市场上更有竞争力;—— 换言之,破坏环境的行为可以带来立竿见影的利益。 而排放温室气体带来的全球变暖的危害却不易察觉,而且对各国的影响也不尽相同: 太平洋的岛国首当其冲,其次是有漫长海岸线的国家,而高纬度的内陆国家,比如俄罗斯, 还能从全球变暖中获益。正如Jared Raymond在《Collapse》一书中指出的, 破坏环境的行为通常可以带来立竿见影的利益,而其产生的后果往往是滞后的, 并且由社区全体成员共同承担。

全球化和文化冲突

宗教和文化可以在地区性事务有正面积极的作用, 但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反而成为掣肘。 宗教在建立伊始就和世俗政权、民族主义交织在一起,正如什叶派穆斯林与伊朗, 东正教于俄罗斯。而一神教视所以其他宗教为异端,而这种教派之争在历史上都是血流成河。

欧洲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向陌生人敞开了大门,也引发了欧洲身份认同的忧虑。作者认为 问题有四:

  1. 东道国允许移民进入,但这究竟是一种责任,还是一种施舍?
  2. 移民入境后,有接受当地文化的义务吗?
  3. 如何定义融入?
  4. 如何保证东道国和移民遵守上述的协定?

战争和恐怖主义

人类面对战争的威胁比一百年前是小得多了。 人类的财富不再是丰富的矿产或者肥沃的土地, 而是科学技术的发展。通过战争来攫取财富的回报几乎无利可图。 而另一方面, 核武器永远 是悬在人类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人类被偶然事件拖入世界大战(比如一战)的深渊也绝非 天方夜谭。

恐怖主义是是一只虚张声势的纸老虎。 它通过传播恐惧来改变政治局势,而非发动战争来造成 实质性的伤害。 恐怖主义的危害不在于恐怖主义本身,而在于政府和民众的过激反应。 以小布什 政府为例, 911恐怖袭击以后,美国政府向恐怖主义开战(War on Terror)。 在付出了大量的 人力物力后,Trump和塔利班在2020年2月签订停火协议,从阿富汗撤军。

道德和谎言

回到人类本身,我们追求的到底是结果正义(Consequentialism)还是主观正义 (Morality of Intentions), 抑或二者皆是?在我们享受全球化带来的物质的极大丰富的 同时,我们会为那些在矿坑里匍匐的童工良心感到不安吗?人们试图用统计数字,——所谓的 上帝视角,—— 来掩盖那些血淋淋的事实来获得内心的平静。

如果讲到要团结人心,虚构的故事天生就比事实更具优势。一方面人们厌恶和自己意见相左的 报道;另一方面宣传机器掌握在少数寡头手中,成为其伸张政治理念的工具。

我们应该教导我们的下一代, “4C”,即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沟通(communication)、合作(collaboration)和创意(creativity)。